首页>行色频道>行记 > 关于斯里兰卡的回忆,镜头中满是微笑与美好

关于斯里兰卡的回忆,镜头中满是微笑与美好

无忌整理
black大丽花
black大丽花
2018-05-24

这里拥有迷人的海滩,永恒的废墟,好客的居民,成群的大象,闻名世界的红茶,风景优美的火车之旅,这里是斯里兰卡。选择到斯里兰卡的原因会有很多,而泡菜Yxjwxyz则是因为兰卡包车便宜又方便,他也在这里遇到了很多美丽和快乐的瞬间,40张照片,40个高音音符,缱绻入耳,动人心“摄”。

“十几天的行程中,印象最深的还是斯里兰卡的微笑。孩子的微笑、路人的微笑、店员的微笑,无不透着一份平和与淡然。在一个浮躁的社会里,很难会产生那样的笑容。我试着将旅途的顺序打散,将脑海中的微笑时刻梳理出来。”

清晨六点,鱼市的交易已经快要结束,大厅里清净许多,岸边的船只依然热闹,看来今天的交易不错,一位渔人倚着柱子休息,不知不觉间自己开心的笑了,我装作拍远处的渔船,慢慢靠近他按下快门。

午饭过后,司机将我们一行人送到康提火车站,从车站开始我们的城区漫步。下午两点半,一列火车即将出发,忙碌之余,检票员笑着看向我们。

临近下午两点钟,司机在路边小馆吃饭,店里三口人忙里忙外,六岁的女儿略显羞涩,一直躲在父亲身后,在父亲的几次鼓励下才终于愿意笑着面对我,我则教她用相机给她父母拍照。

去看萨马迪坐佛,走过一条小商品街,房屋后面店家的孩子们还在玩耍,看到我蹲下来打招呼,小女孩会微笑的看着我。

加达拉德尼亚寺院,卖门票的管理员也是一名画家,在门口一间有点黑的屋里画画,窗外映射的光线很柔和,画的画都充满兰卡特色,还有这家寺院门口墙面的风景也是他画的,非常厉害!

本托塔海滩,一位当地渔民迎面向我走来。在偌大的海滩上,只有零星几个人,海水很清,正午的阳光显得有些刺眼。这个海滩是我斯里兰卡之行最喜欢的海滩,开阔、安静、没有游人。

此时太阳渐渐西沉,双池塘边,一对拍照的父女,边走边相视对笑,想来应该是拍到了不错的照片。

傍晚,夕阳西下,美丽的印度洋被一片金色笼罩,迎着海风,三口人沿着海边的城塞闲逛,于是和这样一群可爱的学生不期而遇。

一群学校组织前来参观的学生到来,寺院安静的氛围被打破。他们开始和我对拍。

午后,兰卡蒂拉卡寺院,相对于爱闹的男孩子,女孩子的队伍显得安静了许多。

鲁梵伐利塔是安努拉德普勒的地标性建筑,前来朝拜的人很多,夕阳下面,三个小姐妹像是三胞胎,右边的孩子一直抿着嘴,在最后一刻才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直到旅途结束,对科伦坡的印象也是模糊的。到达科伦坡是在清晨,刚下飞机,一切都还处在调整适应状态,从取景框里也没找到感觉。只能稍事休息后,等待司机开车带我们来到冈嘎拉马寺。”

正午阳光下,一个女童正走过佛像。

相对于国内的省博、国博,科伦坡的国家博物馆稍显简陋。一楼展厅没有空调,只有几个立式风扇来回吹风,院中的大榕树却颇具气势。

正午的加勒菲斯绿地并没有什么人,阳光日常强烈,海风很大,卷积着海浪,岸边的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喷溅的水滴。

肯帕娜威蒂亚车站很小,有服务员但并不查票,我们坐在站台的椅子上乘凉,有绿皮车不时通过。


“加勒老城坐落于科伦坡南部约100公里处。从科伦坡到加勒,沿途是一座座小镇,一路上可以感受到兰卡的政治、经济、人文和自然风景。行驶中,铁路和海岸线一路相伴,时隐时现。”

加勒老城是一条很有特点的公路,出科伦坡不久,从桥上望下去,店铺鳞次栉比,车流熙熙攘攘,让我感受到了一个发展中的兰卡。

临近希卡杜瓦,在行驶中,透过一排椰树林看到印度洋,不远处,几个当地人在椰树林荫下闲坐,风浪有些大。

典型的加勒大道景致。兰卡的公路都不宽,而且一般都是双向单车道。但整体绿化非常好,每条路都有不同味道。

在加勒度过崭新的一天。凌晨六点,天色渐亮,海浪一阵阵拍打岸边礁石,偶尔有晨练的人跑过。

6:50,海边的街道上,几只乌鸦在觅食,晨曦中,偶尔有人走过。一辆摩托的出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但乌鸦不为所动。

加勒古城里遍布都是小旅店、餐厅和商店。小城的街道、教堂、民居都很有味道,但渐渐浓厚的商业氛围,使得原始的人文感觉渐弱。

夜色阑珊,小巷中已经亮起了灯火,找到一个高点位置,举着相机,等着几位穆斯林走进街道,一辆轿车正亮灯驶过,在交错的瞬间按下快门。

夕阳西下,天渐渐暗了下来,我们走下城塞,城区街道也恢复了宁静。夜色中,一位老人缓缓走过。

兰卡沙滩景色大同小异,只是这片海滩设施更加健全,人也不算多,赶上天气好的时候,天空会有大片雪白的云朵漂浮。

美瑞莎同样是一个很美的海滩,虽然不是很宽阔,空气也不是很通透,我们在这里稍作停留,用长焦拍摄不远处的海滩和椰林。

韦利格默的高跷钓鱼很有特点,但表演式的拍照方式却不太喜欢。起风了,海浪有些大,一个渔夫正在爬上自己的高跷,只随身带了一瓶水,当然拍照是要收费的。

在希卡杜瓦看到的景色和本托塔看到的类似,只是这里人更多,设施更齐全,除了游客还看到了海滨的救生员。其实兰卡的色调很浓郁,但作为摄影师的我更喜欢将色彩适当减弱一些。

这里是斯里兰卡的皇家植物园,各类大型植物很有特色,临近中午,沿着弯曲的小路在林中散步,几片乌云不时遮挡阳光,不远处,一位打伞的老人走入一片绿色。

一如学生到来之前,寺院恢复往日宁静,临行前,光脚退到了斜坡上的草丛中,拍下一张建筑全景。

在康提城区,雨突然有些大,三口人来到菜场避雨,兰卡的西瓜个头都不大,感觉香蕉、菠萝和木瓜比较好吃,椰子更是遍布兰卡街头。

每年七、八月满月时节,全亚洲甚至全球最负盛名的佛牙节都在康提举行,以此祭祀供奉于城中最主要的寺庙中的佛祖舍利。一年中最受期待的夜晚将在康提鼓手麻密的鼓乐声中揭开帷幕。
等待仪式开始的人们。大厅里人很多却都很安静,空气中弥漫着清香。

仪式快要开始前,游客等人都被拦在外围。

黄昏时分,祭祀仪式开始,人们纷纷聚集过来,鼓声在大厅中回响,昏暗的灯光中,人影窜动,一个击鼓的汉子,眼神中透着坚毅。

与游客的东张西望的好奇状态不同,当地前来参拜的民众神情专注了许多,哪怕在等候期间,也能感受到那种虔诚的信仰。

避开人群,来到院中,天空暗了下来,云层有些厚重,前面长廊里,祈福的烛火映照四周。

不时还有一些香客进出,添些油,点燃一支支烛火。时间有些晚,我们踏着略显沉重的步伐沿着小路回到住处,此刻的康提已经完全被夜色笼罩,但佛牙节的灯火还在心中燃烧。

斯里兰卡
游记
人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