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色频道>行记 > 一路向北 日产途达阿尔山观雪之旅

一路向北 日产途达阿尔山观雪之旅

色影无忌
捷尔任斯基
Crazy玩具
2018-12-29

 

身体困拘在城市里的人,多半都想着挣脱。

可谁又能永远逃开蝇营狗苟,庸庸碌碌,日复一日的生活。

所以需要出门远行。

今年入冬以来,北京又是无雪沾地,于是我想一路向北去,去阿尔山看看今年的雪是什么颜色。北方真的是旅人的诱惑,秦岭淮河以南的朋友们以为河北平原就是北方了,可我在燕山环绕之地,心里想着的北方是科尔沁草原,国境线,呼伦贝尔,大兴安岭,阿尔山。

阿尔山在内蒙的东北部,紧邻蒙古。

由于墨卡托投影的缘故,在地图上看起来,这个大兴安岭山麓下的小城市距离北京并没有多远,但是要开车驾到,绝非直线800公里那么简单。从北京出发,先向西越过宣化、张家口形胜之地,再北折攀上内蒙古高原,过锡林郭勒,经东西乌珠穆沁草原,在霍林郭勒中转,才能抵达兴安盟腹地的阿尔山。

北京-锡林郭勒

“郭勒”在蒙语中意为河流,锡林郭勒意为丘陵地带的河。

在高速上飞驰,没有看到蜿蜒的河流,一路上只有起伏的道路,时值十二月初,锡林郭勒草原左近旅人无几,从张家口离开京藏高速,一路向北之后,几乎全程都是长路单车一孤影,既无前车可超越,也无后车追随。车窗两侧是广袤无垠的低矮丘陵起伏,初冬失去了颜色的草甸和天际线几乎融为一体。

途达的高速表现比在市区里要好的多,尤其是四人满载且装着沉重的行李的时候,悬挂调教也恰到好处,并没有在城市单独驾驶时悬挂偏硬的感觉。定速巡航120km/h时,转速维持在2500左右,此时的风噪和发动机的声音还都算柔和。

漫长的行车,脑子里时而思绪万千,时而放空停滞,看着车前蜿蜒起伏的道路不断扭曲、变化,窗外的景色也不断变化。如果是大片的草甸和丘陵地带和林立的风车,此刻必然是行至荒原腹地,如果看到农田和零零散散的牲畜,则是凋零的乡村左近。最让人意外的是,锡张高速沿线还会不断看到厂矿的烟囱、高炉和蓝白相间的巨大车间。

其实这也并不矛盾,广袤的丘陵草甸下,是锡林郭勒盟丰富的矿产资源,沿路左近看到的厂矿大多数是热电厂、有色金属选矿厂。虽然我出生在山西大同,看惯了厂矿林立的景象,但雁北没有这么辽阔的视野,可以看到风车、草甸、农田、牲畜、工矿为一体的景象。

路上最有趣的景象就是远处天地交融处一片平坦,一座孤零零的厂矿在地平线上喷发着白色的冷却水汽,近处羊群星星点点,被傍晚的光线拉出长长的影子。同行的南方摄影师久居岭南,这样的景象自然是没见过的,止不住的赞叹北国风光,停不下来的赞美羊群的可爱。

华灯初上之时,抵达了锡林郭勒盟首府,锡林浩特市,来到这里自然要体会草原的恩赐,因此一顿手把肉蒙餐是跑不掉的,白天看着羊群不停赞美可爱的南方人们,对着鲜嫩的手把羊肉,变成了小羊好好吃。

目标-达里湖

锡林郭勒的日出极为震撼,倒不是说太阳有怎样让人失神的颜色,而是这座北方农牧、工业小城中看日出,周遭的景色让我极为陌生又觉得极为美妙。

太阳跃出远方的丘陵,云层浸染着鲜艳的、热烈的嫣红,远处高原丘陵上耸立的小小风车衬托了朝阳的伟大,近处的铁塔留下了黝黑的影子,孤寂的北方小城此刻还在沉睡中。

离开锡林郭勒之后,我们并没有着急的一路北上,而是选择向东南赤峰克什克腾旗方向狂奔,那里有此行的一个途径点:达里湖。

要去达里湖有一半的路程是高速,一半的路程是县道、乡道。走在勉强可以称之为铺装路面的县道上,有些影响计划的时间,因为路况不佳,还好我们所驾驶的是途达,不然普通SUV或者轿车只能龟速前进,此条通往达里湖北岸的县道有不少损毁路面,路面坡度起起伏伏也不少,炮弹坑也零星出现,路况称不上优秀。不过这里让我们看到了雪。

十二月处的达里湖连门票都免去了,达里湖北岸的村镇门户禁闭,除了银行和派出所开门,其他沿途所见都是封门闭窗的商店、饭店,这个淡季的日子,可能只有我们造访这里。开车到景区的路上,已经可以看到满眼的雪线,地面上也基本覆盖上了冰雪,为了保险在这条路上开启了4H避免时不时出现的冰棱雪丘让轮胎单侧打滑。

无人的达里湖既无工作人员,也没有其他的游客,偌大的景区只有几个莫名其妙想要来看雪的人,达里湖岸边湖水已经褪去结冰,岸边的空船布满铁锈,此刻也成了我们拍照的道具。

达里湖全称达里诺尔湖,是高原内陆湖泊,也是内蒙古境内第二大的湖泊,景区有南岸、北岸之分,我们自北面的锡林郭勒而来,就选择了北岸。

十二月的达里湖北岸,铺面而来的是凌冽的北风,吹散了身体带着的所有温度。湖面早已冰封,留着几条车行的轨迹,湖中栈桥的桥板被拆掉,留下了林立的木柱,延伸到湖中。

行走在茫茫的达里湖冰面上,透彻的阳光把湖面照的亮的刺眼,迎着太阳看,达里湖之广阔一眼看不到尽头。内陆的湖泊始终给人湖泊的感觉,是由于怀抱的湖畔岸边始终有边际,而冬季的达里湖冰封之后,置于其中天地无垠,地平线处没有一丝的起伏,“像大海一样的湖泊”,正如达里湖蒙语中的意味。

终点-阿尔山

没来阿尔山之前,我心中的阿尔山是一座在大兴安岭林区中山麓蜿蜒的山峰,峰顶一边是雪一边是裸露的岩石,日出时的金光铺满,日落时的红霞披就。等我真实的踏入阿尔山境内,所思所想同所见截然不同。

阿尔山森林公园附近,又不少山峰,但海拔都不高,总体来说还是内蒙古高原的地势,不过依在大兴安岭西南麓,丘陵更高耸,山谷更多,起伏更曲折。山谷间林海茫茫然,只有一条被积雪覆盖的国道可行车。黄昏时分,山谷间阳面的白桦林被照映的金黄,背坡的山腰上积雪皑皑,幽深暗沉。一条铁路在林间穿梭,机车轰鸣着冲出白桦林,又快速的隐没在黄昏的余晖中。

即将抵达的半途,国道修缮,要经过一段斜挖出来的山路,高坡深坑。转弯连着崎岖的上坡,积聚了三五辆车,逡巡着不敢前行,后车都在坡底等待,要等前车一鼓作气的冲坡而上,才能继续,不然慢速跟车,很容易陷入雪坑打滑。停好车,把途达的四驱从4H切换成了4L,用低速四驱模式,不疾不徐的向前开,不时的有被积雪掩埋的深坑,途达较硬的悬挂和非承载式车身结构应付这些路况正是用武之地,既没有托底,也没有因为路面急剧的起伏而太过颠簸。

冲出这片艰难的路段,已经行至傍晚时分,天光渐绝,晚霞朱紫,留映天际。

越接近阿尔山腹地,积雪越厚,厚实到两侧的防撞栏也早被积雪堆盖,只得小心行车,挂上高速四驱不紧不慢的前行,可以感觉到车轮碾压着新雪,嘎吱作响。

灯火通明,但天色尚未如墨深沉,尚留一晕深蓝的时分,我们在白毛风中冲进了阿尔山市。

林海雪原

抵达抵达阿尔山的第二天,等到我们真的踏入了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附近才发觉,阿尔山的冬天,人际罕见的雪原,比景区内来的更有意思。

在阿尔山的森林公园景区里,最值得的看的奇观就是冬季的不冻河。此刻室外零下温度稳定在-30°左右,但哈拉哈河的一段却毫无冰封,河水潺潺。和许多冬季不冻河缘由热电站冷却水排放而形成的不同,这是由于天然地热和产生的奇观。

不过比起我旅行出发的原因,这里的景观又全然不如在路上那么自由,被圈禁起来的景区,立着琳琅满目指示牌的旅游景点,比起阿尔山广袤的林海雪原,又乏味不少。

一条林间县道和哈拉哈河交织从阿尔山市、到伊尔施镇再到阿尔山景区内,这沿途的风光正是我一路北上想见到的,到了景区内反而不自由。

从阿尔山市往景区途中,有去金江沟、银江沟的岔路,我们一时兴起,从铺装路面驶下,向着密林深处探索。

这就是开着越野车的好处吧,被积雪覆盖的崎岖颠簸之林间小路,也不能成为我们好奇、乐趣的绊脚石。

路的两侧已经被深深压出车辙,路中央高耸,但车的离地间隙足够高,因而没有托底的危险。在深入林间窄路,路况是一般轿车绝对难以应付的,车辙很深,而且新雪刚落,旧雪已经冻上,如果不小心陷入坑中,没有差速锁和四驱是很难脱困的。

脱离了城市的林立高楼,冲入覆雪的白桦林,无人的雪原平静的很,只有时不时的风声在林间穿行,穿戴好厚实的衣服,带着相机下车,脚踩着皑皑的新雪,拨开树枝和枯草。南方来的妹子几年不得见一次真雪,欢脱的冲进去就差打滚了。

自由的驾驶着途达在林间、雪地中穿梭,随心所欲的停车、拍照,或者好奇的选择一条偏僻的小路,探索林海中的乐趣。

在从伊尔施镇到阿尔山森林公园景区门口这段路程,其实才是公路旅行的最佳选择,在景区内每逢停车必然会有人来查票、确认。而在景区外的县道上,人迹罕至,密林雪原间,可以留驻的地方太多太多。

从雪原返回城市,让飞行器鸟瞰追逐着车辆,雪原上是斑驳的雪景,一条孑然的公里,把我们带向尽头。

天晴云淡,远方晚霞极为好看。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

在阿尔山的几天,每次从雪原返回市内时,最爱的就是傍晚落日余晖的景象,和在锡林郭勒看到的晨光一样,看到的都是相同的、又不同的太阳。

或许这就是旅行的意义,我们头顶的太阳和星空或许从未改变,但我们身边的风物、城市被不断甩开,又快速的见到更新奇的一切。

日产(73)
SUV(334)
途达(3)
越野(97)
阿尔山(3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