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色频道>头条 > 远山苍茫--行走秦岭七年间

远山苍茫--行走秦岭七年间

GRAYKNIGHT
guxuechang
2008-01-02

序言 望秦岭

我在哪?

这是什么地方,让我魂牵梦绕,一次次回到这里。

这是什么地方,让我风餐露宿,但乐在其中。

这是什么地方,让我伤痕累累,却,矢志不移。

这里到底有什么?我望见了什么?




  沿陇海线西行的列车,在隆隆驶过豫陕交界的三门峡站后不久,你便会发现,车窗的一边,是平坦无垠带着少许黄土色的八百里秦川,而南方的地平线始终被一道屏障所阻隔,在以后的十多个小时里,这座被称为秦岭的连绵的山脉会一直伴随在列车的左方,直到甘肃,有时它似乎离你很近,炎热的夏季,车厢内有时会被大山的轮廓遮挡住直射的阳光,似乎象在一个巨大的屋檐下缓慢的穿行;有时它似乎离你很远,在晴朗的冬天,你能看到远方山脉悄然降雪后的丝巾般的雪线。如果旅程不是一直往西,而是要进入陕南或四川,那么,沿宝成铁路穿越秦岭的旅途中便有无数的隧道在时光中匆匆交错,在隆隆的车轮声间,在光明和黑暗的交替间,是深谷和妖娆异常的河流,无论往哪个方向看去,都是无穷无尽的山峰,没错,如果什么都没看见,那么你自己就正在山峰上蜿蜒,列车如长虫般艰难的爬行通常要延续十多个小时,这也许让你觉得过于疲惫和单调,但有一个人也许并不这么想,那就是曾高呼“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李太白,可惜他的时代连三轮车都没的坐,大诗人也得靠双脚翻过这要命的秦岭。




  2004年一个暖风拂面的春日,我在秦岭中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下了车,山间的野花正当芬芳,漫无目的走下铁轨,山路沿河通向同样不知名的山谷深处,随着列车的远去,硬座车厢里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嘈杂声转瞬消失在远方。我忽然意识到,这里没有电,没有自来水,甚至没有手机信号,目光所及,没有水泥、塑料、玻璃以及人类工业文明所制造出的一切非自然物质,只有无穷无尽的山林和永远不用赶时间流淌着的河,就这样,突然之间置身于大山深处,恍如梦境般的不现实,但是没错,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脚下踏着的这片土地的醇厚和松软,我还能清楚的记得曾经匆匆用双脚穿行其中数十次的宛如昨天的旅程。

秦岭(14)
外拍(129)
自然(24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