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色频道>头条 > 120相机探秘境—四川九龙仙女湖透视(2)

120相机探秘境—四川九龙仙女湖透视(2)

天涯色侠
guxuechang
2008-07-10

线路特色与摄影的收获

九龙县隶属于甘孜州,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全县辖1镇17个乡,面积6770平方公里。总人口约6万,是一个以藏、汉、彝三种民族为主体的多民族聚居县。

我们从冕宁乘大巴到乌拉溪乡、以及从乌拉溪到九龙县城,均是溯雅砻江及其支流而上。沿途两边均是高耸入云的陡峭山体,雪山也不在少数。总体而言,下游的山体树木稀少甚至全无,而上游的山体则多树木。山体之高、之密、之险峻,连我这个从都庞岭的大山中走出来的人也大开眼界。出九龙县城往康定、泸定、雅安方向走,则由高山峡谷、溪流树林依次变为草原、雪山,再变为高山峡谷;进入雅安,就进入了成都平原。

其中,九龙县城附近上下游河边的溪流树林风景,酷似图片上看到的新都桥和米亚罗的景色。感觉如果秋天再自驾车来摄影的话,一定会满意而归的。

沿途河水的清澈度不如我家乡的山涧。从河床上石头的质地和颜色来看,可以判断这是由于河水被岩石高度矿化了的结果。

往仙女湖攀登的沿途,由于主峰山体高达4800多米,植物的垂直分布特征非常明显,尚有大片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植物的多样性也非常丰富,沿途从生长在海拔较低处的小叶杜鹃到海拔较高处的大叶杜鹃都盛开着各色花朵,令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向导介绍,进入6、7月份后,仙女湖边的草地上会开满鲜花,再加上山上其他品种的鲜花相映成趣,又是另外一番美景!

关键的仙女湖自然要大书特书啦。根据大体的目测,这时节的湖面宽度约两、三百米,长度约一公里多左右;仙女湖四面环山,其中三面有雪山;湖水在白天呈绿色,像一块纯净的翡翠镶嵌在雪山峰间;晴天,湖面上空的云层移动,会带来水面颜色的变化,墨绿、嫩绿、琥珀色的色彩过渡令人赏心悦目;早晚日出日落之际,金色的雪山顶、蓝天、白雪和彩霞倒映在湖面,则向我们展现出一个绚丽多彩的童话世界;那些枯死后树枝变得雪白的杜鹃树林,在湖边展示着他们优雅、妙曼的身姿,更像是印象派大师的杰作……所有这一切,都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向导介绍,仙女湖出水口下游的峡谷地带,还有“S”型溪流、树林和草甸子,应该是摄影的好去处。只不过限于我们的行程和体力,这次只好作罢了。

就摄影而言,我还是一个新手,所以这次摄影之旅的作品,充其量只能算“习作”。遇到一些光线瞬间变化的大场面,难免手忙脚乱;对正确测光的把握不大时,常常不得不靠大面积包围曝光来应对,因此浪费的胶片不在少数;由于在高原反应下体力比平时严重下降,有时就干脆对一些场景“视而不见”了,可以说,这次是深刻体会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滋味。

相对而言,一位比我年纪轻、入门较早的同伴则表现得比我精力充沛。他不仅携带了一大套宾得67系统、一台杨氏617宽幅相机,还带了一台小巧的“巧思”135旁轴胶片机便于随时随地抓拍。他的敬业和老到让我们其他同伴都敬佩。

高原反应

对没去过高原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本来,我自小在山区长大,大学期间为了强化体质又千方百计“混入”了学校长跑队,从而创造了在校期间4年里能天天洗冷水澡、以及随后5年的国外生活里没感冒过一次的自我纪录。尽管最近这十几年里运动量大大减少,但自信从体质到意志还是好的。不瞒说,出发前我甚至想象过同伴饱受高原反应折磨、而自己没事一样的得意场面,呵呵。

后来的事实证明,上高原时,高原反应就像纳税和死亡之于人类一样是不可避免的,仅仅是各人程度不同而已。

尽管有备而来,随着海拔的升高,我们相继出现了胸闷、头胀、失眠(上述那位老手除外。有几天正是他深夜里酣畅淋漓的呼噜声导致了我们的失眠,呵呵)、厌食(这主要是由于当地人带上去给大家吃的食物单调、油腻)等症状。这些还不算,由于昼夜温差超过30度,我还摊上了流鼻血、中暑,以致下山时全身酸痛乏力、头重脚轻,完全是靠意志走下来的,部分骑马的下坡路段也不比步行轻松到哪里去。对我来说,下山的那几里路竟是那样的艰苦漫长。

此外,同伴中还有被太阳晒伤的。

所有这些,都直接导致了我们的战斗力下降。虽然坚持拍完了绝大多数景点,下得山来,我们几乎可以用“残兵败将”来形容了。

本来,我和其中一位同伴有较多的假期,出发前做好了紧接着去拍摄四姑娘山的雄心勃勃的“下半场”计划。在高原反应面前,我们毫不犹豫地取消了“下半场”行动。“下半场”因此也成为了我们这次旅途中的笑料之一。

环境退化的忧思

有两个现象引起了我们的忧虑。

其一,就像在其他地方的水电资源开发一样,沿着雅砻江干流及其支流的梯级水电开发,在给当地创造财富的同时也给当地自然景观造成了不可逆的破坏;

其二,当地不少地区仍延续着传统的烧柴做饭方式,就像一只无形的魔兽,在持续吞噬着一天天减少的森林。

最令我们触目惊心的是,在我们登仙女湖途中路过的一片据说被划给石头沟村村民做柴禾的林区,直径在碗口以上直至1米左右、树龄高者估计达上百年的大树都被齐根锯倒,有的已被劈开、码成了一人多高两三米长的柴堆。这样的柴堆,粗略一数竟有21堆之多。而这片林区的地面,很多地方露出了地表土和基岩。不难推测,接下来的就是水土流失、山体滑坡这样的生态灾难。长此以往,仙女湖地区的美景能保持多久呢?

在这片香格里拉式的美丽土地上,理想与现实、发展与生存的矛盾,竟是如此的尖锐,这是我没想到的。

香格里拉式的净土,是人类的共同梦想。因此,仙女湖既是九龙人民和四川人民的仙女湖,也是全中国人民甚至全人类的仙女湖。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保护仙女湖地区这一自然资源的瑰宝,决不应该仅仅是九龙人民的责任,而应该是我们大家的责任。

对当地保护自然资源、发展旅游业的建言

下山后,同伴带我们一起拜访了九龙县文化旅游局分管旅游的负责人洪显烈先生。

洪显烈先生是当地的一位奇人。他本来在卫生系统工作。由于酷爱自然、也爱好摄影,他为合理开发当地旅游资源上下奔走,最终义无反顾地担上了现在肩上的这份责任。他的足迹印遍了那里的土地。由于他对发展当地文化旅游事业的贡献,他被吸纳为世界教科文卫组织的中国专家。一部以他为主要采访对象之一、揭秘“猎塔湖水怪”的电视专题片《中国水怪调查——神湖圣象》今年也在CCTV-10频道“走近科学”栏目播出。

言谈中,我们说出了自己的感受,既有对仙女湖地区美景的感慨,也有对当地环境退化的忧虑。显然,洪显烈先生和我们一样忧心忡忡。

在切磋中,我们给出了这样的建言:

1.首先,当地政府在认识上应该把保护自然资源放在开发之上。因为,一处独特的自然资源(尤其是高山植物资源)一旦被破坏,就很难再生;与当地经济发展推迟些许时日相比,孰重孰轻,自不待言;

2.像烧柴做饭这样关系到百姓基本生活的事,不是简单禁止就能解决的。应该首先解决百姓用什么烧饭的问题,并且需要多个部门协同解决;

3.旅游开发应该规划先行。鉴于仙女湖景区的独特价值,不应该将其孤立化开发,而是应该把这一地区的旅游开发,放在与周边旅游景区(景点)互动、配套的大视野之下,加以合理规划、准确定位、分期开发;

4.旅游开发应该坚持“政府主导、商业开发”的模式。据悉,当地另一处景点“猎塔湖”的开发由于种种原因,引进商业开发后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但是,在当地政府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政府主导、商业开发”仍然是一条现实可行的路子。而关键的关键,则在于“政府主导”。

5.“走出去、请进来”,借鉴其他知名旅游景区的成功开发经验,举一反三。

后记

作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摄影爱好者,我丝毫不避讳本文有为仙女湖景区“做广告”的嫌疑。相反,我希望通过我的介绍和呼吁,有更多热爱大自然的朋友去那里发现美,进而以实际行动、各尽所能去保护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去关爱那里的人民。

所有这一切,都仅仅基于一个简单朴素的理由:
 那里,寄托着我们心灵的家园;那片土地上那些勤劳淳朴的人民,在守护着我们共同的心灵家园;他们在辛勤付出的同时,理应和我们一样有权利享受中国改革开放以及经济全球化带来的果实,从而过上更好的生活。

120(22)
相机(1996)
四川(316)
九龙(26)
仙女湖(7)
猜你喜欢